网站首页 走近引领 精英团队 公司动态 业务范围 成功案例 引领杂志 大型赛事 读者特惠区
 
   您的位置: 首页 >>> 引领杂志 >>> 《引领》杂志总第19期
 

架设起故乡与海外的文化之桥

2012.07.11     来源:荆州市引领文化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与乡贤尊长钱江潮先生一段文字因缘小记

                                                             文/陈礼荣

    对于乡贤尊长钱江潮先生,我一向深怀钦慕之情。其缘由是从地方文史资料上曾读过他老人家写的一篇回忆文章,是说他于1937年因父亲钱纳水的关系,追随叶挺将军筹办新四军军部、且曾经亲自陪同过来华参加抗日战争的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之事。由此知道钱先生乃是从我们故乡走出去的一位著名的历史见证人,只是一向无缘得见,所以也惟有心存孺慕而已,并未敢奢望去攀附他老人家。

    记得是在2001年4月间的一个晚上,宅间电话铃响,接过来一听,是浓浓的一口乡音:“我是钱江潮,从台湾回来的。”原来,一直情系荆州故园的钱江潮先生于当年春天清明前夕再度返乡祭祖,趁此机缘,为着要约我写一篇关于荆州驻防八旗杰出将领、满洲镶红旗人魁玉传稿的事,他老人家特意通过报社领导要去我家的电话号码,为此在电话中向我交待了魁玉后裔对于写这篇传记文章的有关初步要求。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2000年夏,我写了一篇千余字的随笔文章《“十年家国梦如归”》, 刊登于8月4日的《荆州晚报》上。以我的初衷,是觉得如今修纂《清史》的历史使命,早己被有识之士提上我国史学界首要任务的议事日程。前些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连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等汉族领军将帅都是作为残酷镇压太平天国运动的刽子手在看待,遑论如同魁玉之类的八旗将军?所以,作为一名文武全才的满洲将军,魁玉不仅从不曾被人们(包括荆州八旗后裔乃至其后世子孙)提起,而且还在许多场合,被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涂抹上种种污浊印迹,成为令人鄙弃的历史丑角。自从进入新时期以来,国内的历史研究逐步走上正轨,学术无禁区的新思路,促成湖南方面研究曾国薄、左宗棠,安徽方面研究李鸿章等的成果有了突破性进展,而且其势头历久不衰。由此,我们来认真地考察一下魁玉的历史功过,以及他在清末“同光中兴”之际所起到的作用和影响,也应当势在必行。于是,我根据台湾史学家郭廷以先生编撰的《中国史事日志》所提供的线索,深入开掘,借助于《驻防荆州八旗志》、《东华录》等诸多史籍,写成这篇小传类型的短文,聊补史乘缺佚。

    殊不知,我的文章见报之后,由回荆州定居的台胞李大俊先生看到,贴剪后寄至台湾,推荐给在台的江陵同乡会会长的钱江潮先生。其时,已逾耄耋之期的钱江潮先生正在独立操办《江陵同乡会会刊》,无时不刻地关注着荆州故乡的社会进步与文化建设。他老人家读到这则剪报,即于同年8月24日,将其推荐给了散居在海外的魁玉后人、他们家族中主持族内事务的一位老太太傅佩娟女士(辛亥鼎革后魁玉将军的后裔均改汉姓为傅)。

    在剪报上,钱江潮先生还附写了一则短笺:“佩娟:你们似可商请此文作者搜集资料,写一万字以上之魁玉将军传略,俾传之后代。问候令堂及令姊好。佩芳美国地址请於一寄我补打字为盼。”或许是由于邮路辗转维艰之故,傅佩娟女士大约半年之后才见到这则剪报,也是在剪报上附函,回复给钱先生:“钱老师:谢谢老师,一切拜托了。90年(此处为民国纪年,实是2001年)2月25日”,

    钱先生跟我联系上时,市里正筹办“龙舟节”以及随同召开的“龙舟文化研讨会”。按照有关领导部门及报社的工作安排,我的采访、撰稿任务原本很重,但为了不辜负钱先生的殷望之忱,我于完成份内工作的同时,仍夜以继日奋力写出了一篇万余字的《魁玉将军传》。

    从史料研究中我已经知道,魁玉身后留有7个儿子,其各房后裔现均散布海外各地,且均事业有成、各有建树。近百年间,世事更迭,史籍漫漶,他们对先辈之事皆不甚了了,本属情有可原。由此,我要求自己,当这篇文章写作之时,首先须做到实事求是,不臆断、不夸饰,尽可能充分地使用手头上所搜集到的资料,力求较为全面而中肯地写出这篇既对得起历史、亦对得起后人的《魁玉将军传略》来。

    稿件杀青那天,我约上对文史研究有着共同兴趣的张俊兄一道,来到住在洪垸二区的回乡台胞李大俊先生家里,拜望钱江潮先生,并奉上文稿。钱老先生收到文稿后,看了几个片断,接着又让我开列了一张参考书目,以备查考。

    实事求是地说,我在文史研究中严格遵循近代著名学人傅斯年“上穷碧落下黄泉,刨根掘底找东西”的训示,在资料采集上从不敢粗心大意。为着了解魁玉将军的生平,我几乎抄全了台湾史学家郭廷以先生编撰的《中国史事日志》中清末咸丰、同治、光绪年间关于他率领荆州驻防八旗军转战鄂、皖、赣、苏各地的所有记载,以及其同听代人所修纂的秕官野史……我的这种痴迷程度,旁人看来是傻、是呆,而我却乐此不疲;而正是由于资料储备的充实可靠,所以才促成我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完成这篇万字传记文学的写作。

    事后,在跟钱先生的交谈中,他老人家问我,你是哪里人,有过什么学历,从什么地方找来的这么多书等一类问题,我一一据实回答。他听了,对我发愤自学、业余苦读的做法深表嘉赏,勉励我说,中华文化的传承得靠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共同努力,应当要让子孙后代知道我们家乡的文化渊源,并希望我进一步发掘地方上的人文故实,勤奋写作,多为家乡的文化建设做贡献。

    此后,每次听说他老人家回荆州来,我都想去拜望一下,并打算探问一些关于魁玉身后各房后裔的事情。但是,鉴于钱江潮先生年岁已高,出于怕跟他老人家添麻烦的顾虑,我几次都打消了这个念头。至于如今散居在海外的魁玉后人读到《魁玉将军传略》后有什么看法,他们这个家族的儿孙们目前还有没有兴趣回这座他们祖先住了多年的古城来看看这些问题,我也就再没机会去问他老人家了。然而,我总觉得,自从两岸关系逐渐解冻以来,在这么多年中,由钱江潮先生曾经勉力操办的《江陵同乡会会刊》,确实在故乡荆州与她在海外游子之间,架设起了一座连根同源的文化之桥——如今,当年在海峡对岸编辑、印刷、分送、传播的这一份乡情载体,已因钱先生的精力难继而久未面世,倒是又有一种“同乡会”在眼前这个新的文化格局内薪烬火传,这就是我们手中精编彩印的《引领·同乡会》。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值得认真来做。做得好,传播给海外游子的是故乡日新月异的飞跃发展、是桑梓父老寄予的一腔深情,同时也是一件令“同乡会”中人人额手称庆的大好事。谨以此,欣贺《引领·同乡会》刊中刊越办越红火,并恭祝钱江潮先生颐登上寿、康乐吉祥!

 
 
   公司动态
   图片新闻
   大型赛事
 
 
 走进引领 | 精英团队 | 公司动态 | 业务范围 | 引领杂志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长江尚品9栋1单元1801室 《引领》杂志社 邮编:434000 鄂ICP备16013269号
  电话:0716—4182566 E-mail:jzguide@126.com QQ:893779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