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走近引领 精英团队 公司动态 业务范围 成功案例 引领杂志 大型赛事 读者特惠区
 
   您的位置: 首页 >>> 引领杂志 >>> 《引领》杂志总第19期
 

我最景仰的钱江潮先生

2012.07.11     来源:荆州市引领文化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文/吕定邦

    钱江潮先生,谱名家奂,乳名家生,湖北省江陵县熊河镇吴桥村钱家湾人,与我乡资市镇古堤村,近距二十公里,忝属小同乡。他长我九岁,离乡甚早,随其尊翁钱纳水先生在省会武昌和上海成长。我则是土生土长的乡巴佬,从未出过远门,自难与之相见。及后我到了台湾,因在中南部军中,无缘北上,亦未谋面。直至民国五十五年清明节,由元老张知本先生在台北市召集第一次《江陵旅台同乡联谊会》时,我们才“一杯白酒喜相逢”,把手言欢。

    同乡联谊会每隔一至三年召开一次,其会址即在台北市中山南路二巷钱府。此时我已转至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服务,办公地点离钱府近在咫尺,故交往渐多。我们几位理事多住台北市,一通电话,即可邀约相聚。接触日久,深厚的亲情,达到了“不是亲人胜亲人”的境界。有次,江潮先生提出,要我们对他夫妇礼貌的称谓改叫“大哥”(排行老大),“二姐”(姊妹排行老二)。从此,我们即亲昵的称呼他俩为“大哥”、“二姐”了。连张知本老先生,也随我们称他为“钱大哥”。

    大哥具有很高的文化素养,常在报章杂志发表文章,颇受推崇。近读《湖北文献》第一六三期载张家清先生大作《人在远方,心系家乡的钱江潮先生》,文词贴切,深有所感,遂思及我与大哥相交相知近半世纪,也应留点墨迹,以表达我的心声。

    大哥九十年的风雨人生,经历颇多,有峥嵘、有坎坷,谨撷取其荦荦大者,略抒感怀。

    一、望之俨然,即之也温:

    大哥身高一点七三公尺,体型魁梧,立如松、坐似钟;声音洪亮,出口成章,初次相见,令人肃然起敬,畏与亲近。其实他是个和颜悦色,温文儒雅,笑容可掬的谦谦君子。每与他闲谈或讨论问题,他思维敏捷,引经据典,娓娓道来,深入浅出,条理分明。使你不仅知其然,更能知其所以然,终至豁然贯通。真有“同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

    二、有朋造访,不亦悦乎:

    大哥踏入仕途很早,随着职业的转换,人脉很广,但以文化界朋友居多,其次是乡亲。因大哥性格豪爽,古道热肠,信守承诺,敢于承担。故而赢得友人的信赖,乐于与之交往。在所有亲友中,也并非全属文化水平高的知识分子,尚有几位目不识丁的小同乡,他们都是行伍出身的退伍老兵。当到钱府作客时,也无拘无束,话匣子一打开,就讲起当年过五关、斩六将,喝了三大碗酒,才过景阳冈的故事。一支烟在手,三字经不离口。说到激情处,更是口沫横飞。瞧着那德行,实在不敢恭维。可是大哥总是面带笑容,侧耳倾听。

    三、清廉自持,贫贱不移:

    大哥生性节俭,不奢侈浪费。犹忆很多年前,一个夏天,我见他所穿汗衫,破得包不住肩。次日我送去两件新汗衫,不料二姐说,她早已购置新汗衫,大哥就是舍不得丢弃旧衣服,他要穿到不能再穿为止。她当然谢退了我买的新汗衫。大哥虽少年得志,历任党、政、军职。宦海浮沉数十年,但却两袖清风,一贫如洗,至今仍属无壳蜗牛,租住国民住宅。兹谨引述几则亲耳所闻的小故事,以徵其高尚的情操。

    (一)大哥的尊翁纳水先生,我们尊称纳老,他生前曾对我们说过:“江潮抗战时在重庆担任军事委员会重庆新闻检查处上校总检查之前,做过重庆中央日报社总务主任,下辖文书、出纳、庶务、工务、材料五股,并兼合作社经理。辞职返家,携着一口旧小提箱。我躺在单人床上,就近侧视他清理箱物,全是自用物品。我高兴地对他说,你连公家的一口大头针都未带回,是真的廉洁。

    同乡好友李大俊先生,在台湾为大哥负责广播电台总务时,他交代婚丧喜庆人情送礼,公司应分别处理,属私人者,由他归垫。大哥来台之初,在中央党部服务,每月均发有毛笔一支应用。但他不惯用毛笔,仅用自购原子笔,将毛笔堆置于抽屉内,未带回家一支,宁可为几个读书小学的孩子花钱买毛笔。

    大哥任职台北市政府,厦门街某巷内一家违章建筑,被通知拆除。屋主去他办公室申诉困难,请求缓拆,他已受理。不料屋主竟打听到他在溪州(现为永和市)住处,送了一只火腿。他回家见到,立即请住在附近的同乡傅伯周先生送回。大哥的孩子问他,为什么有的人送礼,我们收下,有的人又不收。他告诉他们,收下的是亲友礼尚往来、我们也要送他们。这只火腿是因公请托送来的,收下就是贪污。大哥大处固然不苟,小处也是毫不马虎。

    尚有一事,值得一提。民国四十多年的一天,纳老由立法院乘公车至溪州中正桥头下车,步行回寓所,不料一青年骑脚踏车从桥下引道俯冲而下,将纳老撞倒昏迷。青年的父亲急雇三轮车伴送台大医院,当从身上证件知悉伤者为立法委员,竟与闻讯赶来的老祖父两人吓得全身发抖。大哥当时由中央党部赶到医院见状,安慰两人:“你们在出事后,紧急将我父亲送来医院,没有逃避,我已很感激,不必害怕。你们留下地址,先回家去,每天来探望就可以了。”纳老在医院住了很久,即将出院。那青年的卖鱼丸子的父亲,坚持要来付住院费。大哥谎称明天下午出院,第二天上午即付费接纳老回家了。

    (二)大哥亲自讲述,民国三十八年秋,武汉解放前,他任汉口市政府社会科长,家中竟无米为炊,曾向社会部驻汉专员陈某借米,俟后至广州,始讬反汉乡亲还钱。武汉解放前夕仍至市府上班。解放军接收后,暂留听候处置。后经长沙乘火车到达广州,与在此伫候多时的纳老会含,乘轮船赴台湾。大哥安抵台湾后,即应谷正纲先生之邀,参加中国国民党改造委员会工作。谷时任第二组主任。李焕先生任该组青年部门总干事,委请大哥创办《自由青年旬刊》。该刊出版后,颇受学校和军中青年喜爱。嗣后又创立台北市青年服务社。当经国先生莅社参观后,甚为嘉许,遂促成青年救国团亦设中国青年服务社。

    中国国民党改造委员会,不就正式成立中央委员会,经考试院铨叙部同意,凡以往在大陆党部工作同志,可将党职阶级,向铨叙部申请取得相当公务员级阶。他在大陆原任中央党部农工部专门委员,支薪四百元最高。荐任的好友朱某同时办理,不愿突出,遂开具证明的老同学程国衡先生为他亦开具四百元。故中央党部所存档案,昔日专门委员之证明,仅他一人为四百元。

    此时,中央党部副秘书长黄启瑞先生竞选台北市市长,奉邀随身辅选,代拟所到各处讲稿。时称转任市府公共关系室主任,兼负新闻业务。那时,各局处主任均配置三轮车及车夫。他婉谢配给三轮车及车夫,自己搭乘公车,当时《大华晚报》视为异端,特予报道。他在公共关系室任内又创设“天行广播电台”(现名台北广播电台)兼任台长,该台虽新设,却开广播界之先河,独创了几个新节目,如“新闻广播剧”,每晨择一富有人情味尚在发展之新闻,采访并录音,撰写剧本即时排演,于晚间播出,极受听众欢迎。又创“空中报纸”,由电台派人每日凌晨至各报社取报回台,交值班编辑,将重要标题,及社论要点以红笔划出,于晨七时播报,俾上班族及早了解实事概况。又专人所写中外名著小说,每周播出一次。每日则播整本小说《死桥》(以后改编电影《长江一号》),更令汀州如痴如狂。如此精彩节目,乃获得了台湾首座金钟大奖,及其他不少金钟奖杯。其时,天行广播电台既无正式编制,又无预算经费,每月系由各单位分担,故有时尚需他私自借贷,以济燃眉。可是他家人口众多,有时无钱买菜,反倒不急。其公尔忘私至此,也教人不可思议。

    《湖北文献》第一六四期,载有《许世英与武汉国民政府的瓜葛》一文,述及许老生前对其知己者说:“我五十年的从政,从不曾取过公家一分一毫非分的钱财,这是我心理一直安宁的。”大哥的品德操守,堪与许老媲美矣!也正如明代御史大夫于谦《咏石灰》的诗句:“粉身碎骨浑不怕,留得清白在人间。”(于谦忠贞体国,后被诬,竟遭弃市。)

    四、诲人不倦,奖励后进:

    大哥生逢乱世,随着纳老的职务变易及环境变迁,先后在武昌、上海读了八个小学,五年级辍学在上海铁工厂当学徒一年多。因“一二八”淞沪战争,杨树浦钰锠铁工厂停工,乃转至汉口武汉印书馆照相制版部当学徒思念。小学既未毕业,更未进过初中、高中,直到抗战前期,始进入上海法学院经营系,领到了第一张毕业证书。当时在班上且深受史惠康、斯继唐两位教授上市。其资质之聪颖,勤奋好学之精神,可见一斑。他在台湾除了创办《杂志编辑》。他为了充分准备教材,选购了不少相关书籍参考,所编《应用文》讲义,尚打字印刷分赠了全班同学。大哥开讲,内容丰富,声音洪亮,精神抖擞,不时穿插幽默词语,极为生动。因之,学生们都爱听他的课,迄今尚有昔日学生与他联系。

    古人常言道:天下父母心,皆顾自己儿女成龙成凤,一代更比一代强。如今他的公子中有两位博士,长公子一之为数学博士,在美国任职;三公子凡之为物理博士,在淡江大学任理学院长。孙辈中亦有两位博士,长孙思才为法学博士,在纽约执业;外孙女叶蓁蓁为医学博士,在美国任癌症外科医生。外孙叶鹏飞为耶鲁大学政治学硕士,现在华盛顿美国政府工作;次孙慕才在宾州州立大学修生态学博士。有如此后辈,能不高兴自得吗?

    但大哥不以此为足,他要做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于两岸开放以后,即与家人在祖籍钱家湾,以其尊翁名义设置“钱纳水先生奖助学金”,奖励钱姓学生和湾内非钱姓学生,由小学到大学全额赞助学杂费。另又设置“熊得山先生钱纳水先生纪念奖学金”(熊先生亦为同村熊家湾全国知名学者),奖励“吴桥小学”和“永兴中学”各班前三名学生,以及考取高中与大学最优秀的学生。以后又设“进步奖”,激励后段学生考试超过自己上学期成绩十名者。其后,大哥担任“台北市江陵同乡会”理事长时,又推动捐款,以同乡会名义,设置清寒绩优学生奖学金,奖励荆州中学每学年六名学生,每名人民币一千元。

    此外,大哥对我辈失学之人,也深表关切与爱护,要我们在工作之余,多读书、多学习、多写作,策励自己,挑战自我。我才疏学浅,因受到他的勖勉,多方知道,才敢随笔涂鸦。当两本拙著《寸草集》、《如烟往事》先后付梓时,都蒙大哥定书名并赐序文。所以,我有时直呼“老师”,亦师亦友亦兄长,我是心悦诚服,终身感戴。

    五、慈悲为怀,乐善好施:

    大哥是个“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人,到台湾的人,大多生活艰苦,自顾不暇。而后由香港转到台湾者,更无依无靠,都想找到乡贤大老有个落脚点。可是不少知名人士,避之唯恐不及,生怕惹麻烦。唯有钱府是开门迎客,不仅供应食宿,热情招待,还请托友人帮忙觅妥工作,以安其身。因之,深受其惠者,莫不衷心感激。又如乡亲孤寡老人,遭遇疾病或灾难,他会亲往慰问,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如不幸往生,他和李大俊先生也即刻前往处理善后,并送往墓地。这种血浓于水的故土骨肉之情,今在台乡亲,深为感念。

    另一值得记述者,是他家雇佣的荣民老何,由我介绍在他府上工作十有余年。当何员年衰辞工,由我会同大哥送至板桥荣家就养,钱府还常派人去探视并送食物。嗣后转至南部罔山荣家,不久去世。在接到电话通知后,大哥和他次公子又之与我,即时赶去罔山镇购买祭品,赴荣家所设灵堂奠基,再送至坟地。大哥并命其公子行跪拜礼,以安亡灵。

    自民国七十六年十一月二日,经国先生宣布开放大陆探亲后,大哥、二姐经常返乡。他们在知悉江陵县荆州城将兴建碑苑、郝穴镇要修建抗战胜利纪念园时,吁请旅台同乡慷慨解囊,踊跃捐输。综计前者捐赠美金四万六千余元,后者捐赠美金六千六百元。又于一九九八年荆州市遭遇特大洪灾时,发动旅台同乡相助,捐有人民币八万余元。

    六、敢作敢当,仗义执言:

    大哥原是中国文艺协会会员,民国约五十年前后,文协会员女作家郭良蕙出版新著小说《心锁》,党政有关单位认为其中一小段描写涉及猥亵,予以查禁,文协继之亦开出其会籍。大哥不以为然,他认为文协是文艺工作者互相切磋的利益团体,会员如有差池,可以劝告或以警告方式处理,不可成为党政附庸。何况他阅读《心锁》,并不觉得描写如何猥亵到应该查禁。于是他依然宣布退出文协,退还了会员证,并直指文协没有尽到维护会员利益的责任。其实他并不认识郭良蕙女士,亦未见过面,此举不过本着自己良知,激于义愤而已。若干年后,文协恢复了郭的会籍,大哥仍在文协之外。

    民国七十七年十月,胡秋原先生赴美国探亲,拟返大陆一行。此为禁忌,故自美国同时发函预告台湾政党要员,但未获回应。遂启程迳往家乡探亲,并会见旧友李先念先生和邓颖超女士等人,建议和平统一中国。不料国民党李登辉竟开除了胡先生的党籍,说他替中共统战,并在胡先生回台后,通知他立刻缴回党证。大哥和王晓波教授等二十人,激于义愤,齐集中央党部门前宣布退党并缴回党证。由大哥向群众讲演“我们沉痛的退出国民党”,呼吁不要将中国国民党变成台湾国民党,中国国民党内尚保有民族志节的同志们应该奋起,重振党魂党德,为实现孙中山先生的理想而奋斗。

    大哥体现的深厚中华传统美德与风范,作为贤内助的二姐李国英女士,当然是功不可没。这只推动摇篮的手,与大哥结褵一甲子,鹣鲽情深,相濡以沫,牵手百年,恩爱逾恒。这对神仙伴侣,令人爱慕和敬仰。

    纵观大哥一生,宅心仁厚,心胸豁达,谦和礼让,在他心目中,只有国家、民族、乡亲,却没有自己。在流光岁月中,不以峥嵘而自豪,亦不以坎坷而气馁,安贫乐道,无怨无悔。现虽年过九十,不仅精神矍铄,快步健行,仍不忘书生报国之志,不时为文抒发宏论。常言:仁者寿、智者亦寿。唯愿大哥福寿康宁,亦勇者之姿,更向百龄迈进!

    最后,谨将我曾赠送大哥的七律两首附陈:

    一、从政教学一生正,污泥不染荷花身。

         耿直不阿卑俗事,两袖清风返璞真。

     二、寿登期颐精力旺,松柏长青傲寒霜。

         亲友门生庆嵩寿,文章传世翰墨香。

 
 
   公司动态
   图片新闻
   大型赛事
 
 
 走进引领 | 精英团队 | 公司动态 | 业务范围 | 引领杂志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长江尚品9栋1单元1801室 《引领》杂志社 邮编:434000 鄂ICP备16013269号
  电话:0716—4182566 E-mail:jzguide@126.com QQ:893779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