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走近引领 精英团队 公司动态 业务范围 成功案例 引领杂志 大型赛事 读者特惠区
 
   您的位置: 首页 >>> 引领杂志 >>> 《引领》杂志总第29期
 

千年古刹铁女寺

2014.06.30     来源:荆州市引领文化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陈礼荣

荆州铁女寺是本地佛教文化千年传承的一处显著见证,它位于古城内江陵中学西侧的一条小巷深处。

走进寺院山门,赫然在目的便是一座兀立耸峙的大石碑。石碑约有2米多高,正面镂刻着一个巨大的“佛”字,背面就是明朝洪武三十五年(公元1402年)移藩荆州的辽王朱植所撰写《铁女庙碑记》。铁女寺的规模虽算不上宏大,但其格局谨严,作为荆楚大地传世最为久远的一处佛教道场,寺内重要殿阁楼宇一应俱全,自入内,主轴线上依次计有观音殿、韦陀殿、大雄宝殿和藏经楼;东侧即有铁女殿、弥勒殿,西侧为大悲殿、斋堂和客堂等,另外还有钟亭和龙井亭等。据至今保存完好的《铁女寺志》记载,历史上的铁女寺曾经格局宏大,气势雄伟:“斯寺坐北朝南,占地三十有二顷,深五重,宽六舍……文武将相,迁客骚人多有朝礼,无不颂皇恩浩荡也。”

面对明朝初年曾为当朝一等亲王朱植曾撰写过碑记的这座古代佛寺,在那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它有过哪些经历,又曾见证过哪些重大事件呢?那么,我们就循着时光隧道的座标,先从辽王朱植移藩荆州之初时的来龙去脉开始说起吧。

 

辽王朱植亲撰碑记的唐朝佛寺

辽王朱植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五子,曾被封在辽东广宁(今辽宁北镇),故称为辽王。明成祖朱棣通过“靖难之变”,掌握了中央政权之后,当务之急就是要重新设定对付各种政治势力的制衡。在朱元璋的儿子中,朱棣排行老四,因其心中怨恨朱植在靖难事变之初没能及时站到自己这边,所以有意疏远朱植。

朱植原先的封地广宁接近东北边境,为着守边御敌的需要,所以其手握兵权,可谓手下战将如云,猛士如虎。如今,朱植心知遭到了新皇帝的忌恨,自然不敢大意,于是自解兵权,请求内迁荆州。朱棣眼见辽王朱植已肯服低做小,有心宽宥,于是当即传旨,敕曰:“今勉从所请,建国荆州而仍旧封号。”由于有了这一层原因,到了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朱植便移藩来荆州安家落户了。

依照明朝体制,藩封在各地亲王的权力很大,他们虽然不能干预地方民政,但却拥有相当大的军权:每个王府,都设亲王护卫指挥使司,拥有三护卫(每护卫约6500人),实际上总共统兵将近两万人。起初朱植内迁,只是移藩,仍然拥有相当大的权力。但是,出于避嫌保身的考虑,朱植主动提出不再领军,而一旦褫夺兵权,荆州的辽王府便不再设亲王护卫指挥使司,挺多也就只有为数不多的保安人员。朱植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由地方官上奏给明成祖朱棣,所以平时便谨言慎行,不敢越雷池一步。由此可见,曾经身为坐镇一方大军统帅的朱植,从他抵达荆州时起,在权势地位上也就一蹶不振了。

来到荆州后,朱植发现在古城内荆州府署附近的一条小巷深处,有座铁女寺“庙宇倾颓,周垣尽圯”,于是便大发善心,领头首倡捐输,要求当地各级文武官员都得慷慨解囊,打算集资重修这座古代佛寺。

在朱植的主持下,不久铁女寺便整修一新:只见它红墙环抱,殿宇巍峨,花木扶疏,四季浓荫掩映,落红滴翠。寺内景致幽静,满庭溢馨。因其魅力独具,香火旺盛,顿时便成为荆州城内一处吸引各方游人的古迹名胜。

据朱植所撰《铁女庙碑记》载述,这座古代佛寺的来历,还颇有一渊源:相传,始它建于唐贞观年间。那时,朝廷在荆州城内设有一位冶铁监官,名叫孙坤。孙坤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有一年,孙坤因受到坏人的诬告,陷身牢狱。他的两个女儿恨自家没有男子为父亲出头露面,鸣冤叫屈,痛感父亲蒙冤遭难,自己却投告无门,故愤而投身于冶铁炉中,要以生命为父亲讼冤。这两位烈性少女的行动,震撼人心。后来,人们发现在冶铁炉的炉膛内,出现了两尊宛若人形的烧凝铁像,便认为是这两个女子的冤情郁结而成,于是纷纷为其父辩冤。皇上闻奏,亦感其孝烈,并宽释其父,昭赐立祠祭祀。最初的铁女祠,只是一座供奉符合儒家道德标准的祠庙性建筑。后来人们给祠中请进了佛教的菩萨,因而就将其名改称为“寺”,使之成了既供铁女、又崇法礼佛,融儒、佛两教於一体的道场。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辽王朱植抵达荆州后,这座已经颓圯殆尽的唐代寺庙,才经修茸而变得焕然一新。当时,朱植的这一善举在荆楚大地轰动非凡,此事由地方官上奏给朝廷后,明成祖朱棣特地看了由朱植所撰的那篇《重建铁女庙碑记》。在碑记中,朱植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夫有迹弗彰,无以昭古;有善弗表,无以示劝。故表死以劝生也,表往以劝来也,表乡以劝国也,表国以劝天下也。善好善、恶恶人,心所同患。”朱棣看后,不由心下释然。

明眼人一看即知,朱植所撰的这一篇碑记,与其说是特地写给铁女寺,不如说是在向全社会公开表态,这是他献给当朝皇帝的一道效忠信——在那“率土之宾,莫非王臣”的中央集权体制下,其所谓“善好善、恶恶人”的爱憎标准,无疑便是已经风行天下的主流标准;而这个标准的设立,肯定就是以皇帝的一言九鼎而定取舍。于是,明成祖朱棣就再也没有跟这个已经完全归顺了的弟弟为难。

在凶焰万丈的明成祖朱棣威势之下,朱植战战兢兢地活了20年,因其俯首听命,奉制守法,故这对兄弟君臣数十年间相安无事。朱植得其善终,殁年仅47岁。

时至今日,当年由唐贞观年间所始建的铁女寺得以延续下来,并且香火兴旺,成为一座吸引海内外人士来荆州寻幽探胜和参禅悟道的重要场所,从其传承脉络上看,明初的这位辽王爷主持修茸的鼎定之力,也真可算功不可没了。

 

三代僧尼师徒相传的人文风情

到了民国年间,荆州铁女寺早已衰败不堪。

1927年岁末,天寒地冻。一天,有个青年女子趁夜摸进庙门,因冻饿交加,昏倒在了灶房里。第二天早上,寺庙里有位居士来灶房生火做饭,发现这位青年女子。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居士心存怜悯,便把她搀入客房,安顿下来。到了吃饭的时候,居士先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浓米汤,喂给女子喝下,眼见她缓过气来,这才安排她正常进食。原来,这个身心俱疲的女子已经是3天没吃饭了。

女子在铁女寺里住了数日,见遇到了好人,心中感动不已,这才把自己的身世和遭遇讲给居士听:她自称本人姓王,原是邻县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辛亥革命后,社会风气大开,王小姐也如愿以偿,上学读书了。因她天资聪颖,更兼好学上进,两年前考取了武昌省立女子师范。女师的老师有位叫董必武,时常教导学生们要以帼国女杰秋瑾为榜样,为救国救民做出应有的贡献。大革命时期,两湖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如火如荼。在革命大潮的推涌下,这个王小姐也回到家乡,参加了打土豪、斗劣绅的农民运动。1927年春,上海发生了“4.12事变”;入夏不久,武汉又发生了“宁汉合流”的政变……各地土豪劣绅纠集一切反动势力,疯狂屠杀农民运动的积极分子。大革命失败了,那些革命志士被抓的抓、杀的杀,侥幸逃脱的也都转入到了地下活动中。王小姐的名字上了反动派的黑名单,为了逃命,她连夜仓皇出走,可往日的战友全都找不到了。在逃奔过程中,她不敢在自己曾经待过的地方露面,万般无奈之下,只有逃进了眼下这座殿宇坍塌,墙垣破损,杂草丛生,漏雨透风的铁女寺。

当王小姐在铁女寺避难期间,各地的白色恐怖愈加残酷,大批革命志士及进步青年惨遭屠杀。在这由反动势力纠集起来采用疯狂杀人所制造的尸山血海面前,她悲愤至极,却又无处可去,只得夜以继日地研读佛经以求解脱。联系到祖国近百年间受蹂躏、受压迫灾难深重的种种祸患,她认为佛家既是讲究普渡众生,那么以一位弱女子的绵薄之力,自己若是皈依佛门,或可为民众竭尽一份悯世之情。于是,她毅然斩断青丝,投身拜倒在莲台之下,接受了具足戒,做了一名比丘尼,法号为演灵。

演灵出家的消息传到故乡,老父亲禁不住热泪纵横。为了不致于亏待女儿,他卖掉一些良田,凑齐一笔钱送到铁女寺,就算是给了一份她所应得的妆奁银。演灵见原庙主既完全不顾殿宇的残破衰败,只是听凭其风摧雨残,也无心精研佛理、宏扬佛学,于是当下就用这笔钱接下了铁女寺的庙产。

又是十年过去了,日本强盗杀进中原,1940年夏,荆州古城沦陷。身为铁女寺住持的演灵法师见国势风雨飘摇,群众生计维艰,心中万分愤慨。她紧闭庙门,长年孤身伏案用铁锥刺破指尖,以血为墨抄写佛经,矢志要以自己的生命与鲜血,来为国捐躯的壮士哀悼,以超度无数死难者的亡灵……五年间,由她以工笔小楷恭谨写成的一部血经《妙法莲华经》,自此便成了铁女寺的镇寺之宝。

刚打跑了日本强盗,由反动派挑起的内战再一次将祖国拖进硝烟之中。眼见战火遍野,生灵涂碳,演灵法师从清朝道光浙江会稽诗人施山的传世诗作中,摘抄出一首《江陵铁女庙》,贴在殿壁上。这首诗,是当年诗人游幕鄂中时,在铁女寺所作。在诗中,施山曾托物言志,万分悲愤地写道:“嗟呼悲哉!老父得罪何日可雪?门庭荒凉惟炉火犹势。女子虽则心骨柔,百炼千锤可为铁……”演灵法师认为,这诗不仅充分抒发了后人对两位唐代刚烈少女“生前襟带涅啼血,可怜结锈斑斑红”的怜惜追思之情,同时也寄托着自己对黎民百姓悲惨遭遇的无限同情和悲哀的济世情怀。

荆州古城解放前夕,反动派以“戡乱”为名,逮捕关押了一些进步青年。由于监牢人满为患,反动当局便将铁女寺作为分监所,羁縻了一些“罪名”稍轻的“犯人”。这时,演灵法师在弟子、比丘尼宽量的协助下,暗中设法帮助一些人犯逃离寺庙。在她们帮助下远走他乡的人当中,就有尚未完全暴露身份的革命战士。不久,解放军进城,还有顺利归队的中共地下党员专程寻到寺庙,特意来向住持比丘尼演灵法师道谢。

1952年,新中国初建伊始,国内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荆江分洪工程顺利开工,揭开了历史的新纪元。当工程进行当中,前来视察的李先念同志听说到演灵法师的事迹,曾在地方党政负责人的陪同下,来到铁女寺看望她。在交谈中,二人提及大革命时期的农民运动,李先念同志还特别交待相关人员,对那些珍贵的革命史料,一定要趁当事人还在世,要及时收集;要不,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演灵法师对新中国一往情深,可由于多年间操劳过甚,再加上刺血写经,元神耗省,径自一病不起。当她病重之时,还留下一首诗作为自己的遗笔,表述了她回顾身世、且为祖国深情祈福的心声。诗云:“何惧风雪弥大千,自有壮志赴涅槃。华夏众生觉黄龙,腾起苍茫还青天。仰仗旭日光万丈,胜似佛顶无限环。愿为国人后稽首,合十祈福祝永年。”

演灵法师圆寂不久,她的弟子宽量法师也遽归道山,这座古代佛寺的住持衣钵,便由第三代传人宏法法师承接下来。数十年间,铁女寺在宏法法师持之以恒地精心呵护下,不仅经历过了“十年浩劫”期间的严峻考验,而且在原有设施完整保全的基础上,还于改革开放之初便及时地得到了彻底的修整。

     作为铁女寺的镇寺之宝,铁女寺似乎还真是稀世奇珍的古代文物啊!

 

苦心孤诣保全寺庙的佛家高僧

那是在1984年9月6日,由日本东京都驹泽大学调查会组建的中国佛教史迹访问参观团一行12人,在团长古井修道、副团长水井政之的率领下,从当阳玉泉寺来到了古城荆州。

石井先生一行来到荆州,发现早在南北朝时期即为长江中游地区佛教重镇的古城荆州,保存下来的梵刹禅林就只有铁女寺了。然而,此间正在修复中的铁女寺,依然还是一派殿宇破败、瓦砾狼藉的凄楚景象。

客人们唏嘘不已。

此时,住持宏法法师气宇轩昂地向客人们介绍了铁女寺的历史掌故和神奇传说。当她谈及修复计划时,日本友人打量着面前这位近六旬的老尼,不由为她的执著精神所深深打动。临别时,他们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相约待铁女寺全面修复后再来参拜,并以随身所撰《中国佛迹见闻记》等著作慎重相赠……

五年过去了。到1989年,新加坡念佛陵大雄法师来铁女寺参观,当时第一期修复工程正刚刚煞尾,而此间的寺庙已经修复一新:长长一道红墙青瓦的围墙,在左右两旁设持著飞檐鸱吻的山门;山门两尊石狮伺卫,当门一块石碑上,雕刻着一个与人等高的硕大“佛”字;通道两旁,长春藤青枝摇曳,凤仙花含芳吐艳,翠柏森森,浓荫遮道,葡萄满架,满目琳琅;观音殿里,幕帐高悬,流苏垂挂,莲座生辉,殿角三架古钟,轻轻叩响便余音绕梁不息;大雄宝殿里,当面三尊贴金铜胎大佛庄重肃穆,香案上青烟缭绕,灯火灿然……大雄法师参拜已毕,还特邀宏法法师到山门前合影留念。

修复一新的铁女寺,已了无当年残破不堪的痕迹,只有大殿两则壁内供奉著的两尊铁女像,依然以它们各自铁锈斑驳的身躯,向客人们诉说着这座寺庙在“十年浩劫”期间得以保存下来的艰危情景:

那是在1967年夏难忘的一天,有群戴着红袖标的人气势汹汹地闯进铁女寺,声称铁女像是“四旧”,说是要砸了它。可是,这两尊铁像,一尊高137厘米,一尊高90厘米,都重达六百多公斤。那些人闹腾了一阵,砸也砸不动,搬又搬不走,只得悻悻而去。临走时,他们丢下话:“明天带吊车来搬!”

当时,面对着这些人的胡作非为,尽管宏法法师气愤填膺,却也没办法保证作为本寺镇寺之宝的两尊铁女像不受损伤。她知道:起初,是铁女像自己保护了自己;但假如等到第二天真的开来了吊车,那怎么都没法可施了。

殊不知,宏法法师自幼即研修佛家罗汉功,经过多年的锻炼,早已是武功高强。她的俗家姓名叫蔡金秀,是湖南南县麻河口人。家里有兄弟姊妹五人,小金秀行三。那年冬天,一位过路人因贫病交加,昏倒在她家的场屋旁。她的老祖母一生吃斋念佛,乐善好施,当下做主收留下这人。这位过路人病好之后,自称名叫冷欣玉,早年间在江湖上行走,因武艺高强,身怀绝技,武林中人只要提起他的大名,没人敢不敬畏。此间,为答谢蔡家人的救命之恩,冷欣玉主动提出要教蔡家子弟练武健身。事后,这位冷师傅在此地一住数年,可当哥哥的功夫不见长进,而小金秀却在操持针指女红之余,偷学了不少武功。

1945年,小金秀在家乡竹林寺出家,那年她才17岁,法号宏法。竹林寺住持比丘尼胜凯的俗家妹子、邻近寺院指月庵的住持比丘尼星佑武功高强,曾得名家指点,是佛门十八罗汉功的真传弟子。星佑师傅十分喜欢胜凯的这个小徙弟宏法,在交往之中,见她骨相不凡,盘问之下,发现她果然颇有功底,于是喜出望外,便时常接她去指月庵,悉心传授本门功法……一转眼,快是20年过去了,宏法法师也没想到年轻时在星佑师傅培育下练出的十八罗汉功,会在铁女像面临危难之际竟然派上了用场。

这天晚上,宏法忙开了:她先在放置铁女像的两座壁龛前,分别挖了一个大深坑;然后,用一根酒盅粗的麻绳拴好铁女像,绳头牢牢地系在梁柱上,再运起功夫,奋力将铁女像推进土坑中。因有麻绳牵挂,铁女像安然落进坑洞,无一损伤。宏法快速用灰土掩平坑口,并重新铺好地砖,当她干完这一切,天已经亮了。

上午时分,那伙人果然又闯入寺内,随行还带了滑轮、钢丝等各式家伙,准备大干一场。他们上前一看,见铁女像不翼而飞,大惊失色,只有逼问宏法。

宏法平静地说:“你们走后,人家用汽车拖走了。”

“是哪一部份的?”

“这事谁敢打听?就跟我不知道你们是哪一部分一样。”

那群人看看宏法,谅她这个弱女子也没有多大的能耐,只得忿忿离去……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铁女寺复兴了。有一年,县政协开会,不少委员都想一睹身为政协常委的宏法法师武功,便从中极力窜掇,请她表演表演。

宏法法师推辞不过,便让她的俗家弟子、县汽车运输公司的保卫干部孙斌表演了几个节目。之后,她捋起衣袖,用铁钉洞穿肘部,发功提起一桶水。此事传开,声闻遐迩,各地不少武术、气功爱好者纷纷前来登门拜师学艺。宏法法师一再申言:本门功夫,重在健身,并无开馆授徒之意;若说弘扬祖国武术,鉴于现在已有传人,故不再收徒,更何况佛门唯求清静,所以不得不一一谢绝。

今年,弘法法师八十有五,依然腿脚健捷,耳聪目明,平时除日常修炼功课之外,种菜灌园,植树种花,自得其乐。人们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幼以习武健身的宏法,对佛门内家功法的修炼,早就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步入铁女寺,那两尊历尽沧桑的铁女像述说给人们的,不再是当年那传诵久远的壮烈而悲惨的往事。当历史已翻开新的一章时,她们虽然还是那般深沉,那般凝重,但是时代的光辉已经使她们光耀古今,闪烁出了熠熠异彩,灼灼光华…… 

 

气象恢宏格局一新古代梵刹

2002年11月27日(农历十月二十三日)清晨,东边的天际刚泛起鱼肚白。刚率众做完早课的铁女寺住持宏法法师正欲返回寮房,忽然听见大雄宝殿内隐约发出“吱吱”的响声。

老法师伫立静听,发现这不时发出的响声有点奇异,当即便急令殿内僧众赶快速跑出大殿。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已经在风雨剥蚀中再也难以承受岁月之重的大雄宝殿东侧墙壁,已在顷刻间坍塌下来。

顿时,宏法法师热泪纵横。从她自湖南南县老家来到荆州铁女寺,已经50年过去了。其间,她和师傅宽量法师、师爷演灵法师不知吃了多少苦,才保存下这座延续千年的古代佛寺。当前辈僧尼相继圆寂后,做为佛门弟子的她幸而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光。从1977年开始,她以蚂蚁啃骨头的方式,一点一滴地积攒钱财,一砖一瓦地摞积材料,经过25年的艰辛操劳,刚将庙宇初步修毕,未曾想这座历时久远的大雄宝殿竟会在她最意料的时刻出事了。

周围的僧众眼见大雄宝殿内灰尘弥漫,瓦砾遍地,一片狼籍,也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不久,宏法法师坚定地说,这座殿也到该修的时候了。只要我们人都在,就可以从头再来!

在修复中,宏法法师严格遵从“古建复原” 的原则,从建筑材料到施工工艺,皆从严把关。荆州市古建维修工程设计院派出一支技术精湛、训练有素的专业工程队,火速入驻铁女寺,及时投入抢修、抢建工程。

12月7日早晨,有个中年男子来到寺庙,将用报纸包着的一沓钱递给宏法法师。她恳切地说:“师傅,这5000元钱是我原准备结婚用的,昨天得知关于大殿倒塌的新闻报道,回想起早年间我在庙里读书时,您时常对我的帮助,于是,就把这钱送来了。也算作是我的一份回报吧!”来人怎么都不肯留下名字。此前,在漫长的人生岁月中,宏法法师年年都会慷慨解囊,支助一些读不起书的穷孩子,她也从没问过他们的真实姓名;如今寺庙有难了,这些人又不露名姓地来予以回报。据不完全统计,此次铁女寺大殿的抢修工程,共计收到捐款181,647元,大米584公斤,食用油274公斤。也许,这就是佛家所一向倡导的善善因缘吧。

就在当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三日,整个抢建修复工程圆满竣工。由古建、文物、宗教、文化、旅游等部门专家所组成的验收组,对工程质量进行了严格的检验,结果各项指标均达“优良”等级。湖北省佛教协会在得知这一喜讯后,立即发来了贺电,贺电说:“在宏法老法师的亲自主持下,荆州铁女寺大雄宝殿抢救性维修工程圆满完工,这是我省佛教文化遗产保护史的又一重大事件,谨对热心支持和保护佛教文物的社会各界人士表示敬意!”

当2003年的大年初一到来之际,凌晨时分,漫天飘散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内外一新的荆州铁女寺大雄宝殿内,氤氲着一派庄严、肃穆而又热烈、祥和的气氛:佛龛气象非凡,莲台精丽卓荦,在灯灿烛明,青烟缭绕的庄重肃穆氛围之中,钟磬齐鸣,法音悠然。宏法法师凝望着金灿灿莲台上高坐着的三尊铜佛像,心中有种说不完、道不尽的感慨。

这三尊铜佛像,是我国佛教界的稀世珍宝,可在当年“破四旧”的浪潮中,差点毁于一旦。那时,是宏法法师设法将它们用麻包裹扎停当,连夜搬运到城墙西北角一处废弃的水塘中,才使之逃过了那一劫。后来,寺庙恢复时,又是她亲手将它们“请”回来;在重新装裱金箔时,才发现在释迦牟尼佛的衣襟上,竟镌刻着明弘治五年(1492年)的字样!时隔六百余年,再看这三尊铜佛像还是那样雍容华贵,肃穆庄严,正可得见人心求善的良知,实乃古今一理啊!

现今,在我们荆州的中心城区,要论佛教文物的收藏、保护和妥善安置,莫过于铁女寺。在这里,既有始植于先秦时期的古腊梅,也有远在千年前传留下来的五龙井;只须看看韦陀殿前两尊石磉墩上那三面精镂的阳刻花卉图案,便可得知古代匠师是如何将对于太平生活的执著向往,通过一刀刀、一凿凿的刻琢打磨,镕铸进了这保存千年的文化珍藏之中……仅以存世的古钟而论,寺庙内便保存有三口钟;若是以造钟的年代区别,其分别可称之为至正钟、万历钟和同治钟。从这三口钟的铭文中,我们大体上可以判断出不同时期荆州地方政权的建制、等级,以及官员配置。可以说,每一口钟所反映出来的历史文化信息,似乎都已经超越出了钟的本身。

每当到了一年春节的大年初一交子时分,铁女寺内便会钟声奏鸣、声播四方:“至正钟”宏声敞亮,浑厚轰鸣;万历钟音韵悠长,萦回缭绕;同治钟清亮悦耳,声波远扬……正是在这古钟的交响鸣奏曲中,又一个春天来到了人间!

宏法法师今年已是85岁高龄。她做为时代的见证人,亲眼得见这座相传始建于唐贞观年间的古代梵刹欣逢盛世,重展风华的历史桑沧;同时,她也是寺庙重建的主持人,经过近30年的精心修复,如今的铁女寺格局一新,气象恢宏。作为荆州市21世纪文化旅游事业兴旺发达的一大“看点”,它必将会迎来更多的海内外观光客莅临游览。

“愿为国人后稽首,合十祈福祝永年。”当年,慨然命笔写下这传世诗句的演灵法师若泉下有知,一定会愈加欣慰吧。

 

 
 
   公司动态
   图片新闻
   大型赛事
 
 
 走进引领 | 精英团队 | 公司动态 | 业务范围 | 引领杂志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长江尚品9栋1单元1801室 《引领》杂志社 邮编:434000 鄂ICP备16013269号
  电话:0716—4182566 E-mail:jzguide@126.com QQ:893779422